您的位置: 丰台信息网 > 体育

黑龍江一生態示范村垃圾成堆如泰山

发布时间:2019-11-09 02:08:23

黑龙江一生态示范村 垃圾成堆如泰山

鸡西市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总面积22531平方公里,人口198万

鸡西市鸡冠区红星乡朝阳村座落在鸡西市东南方向6公里处,共有土地面积10900亩其中,耕地6700亩,果树地1000亩;分为5个自然组,共有村民3720人

从1988年开始,鸡西市及周边县每天产生的生产、生活和医疗垃圾,源源不断地都送到了朝阳村辖内的山沟里露天堆放时至今日,这个垃圾场已占地10余万平方米垃圾场与村民住房之间最近的距离仅300多米寒来暑往,朝阳村的村民忍受着各种常人不能承受的痛苦:这里臭气熏天,导致呼吸困难,皮肤起红痘;果树绝产,庄稼减产,鱼塘里的鱼已经全部死光;牛、羊、猪、鸡等家畜不能放养,村民的养殖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饮用水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连村民自家的井水都有腥臭味,4组和5组的村民常年腹泻,身心健康受到严重侵害……

垃圾成堆如“泰山”

在村民的带领下,中国质量万里行沿着上山的土路,前往倾卸垃圾的山坡随着村民的指点,中国质量万里行看到:山坡上“烟尘”四起,不时有环卫车下山,也有装满垃圾的车向山坡驶去距离垃圾堆越来越近时,恶臭的气味钻进了紧闭着车窗的汽车内在垃圾场的最上方,几个拾荒者见垃圾倾倒下来,便一拥而上争相挑捡着废品

中国质量万里行下车拍照,呛人的气味几乎令人窒息站在高高的垃圾堆上,看上去几乎与相邻的山一样平齐随行的村民告诉中国质量万里行,堆放垃圾的地方原本是两个山坡之间的沟壑,20多年下来,垃圾已将山沟填满,甚至高出了两边的山坡村民还告诉中国质量万里行,刚才在山坡下看到的“烟尘”,其实,是底层垃圾腐败后产生的沼气所以在这个垃圾堆上是不能动火的,一旦产生燃烧或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站在垃圾堆上,可清楚地看到山坡下的村民住宅;远处城市的高楼也依稀可见;果树林、鱼塘、庄稼地、民宅,均沿着山坡的最低处依次排列村民的宅地周围,还有几处高耸的烟囱在冒着烟尘村民介绍,在朝阳村的西北方,与村子一道之隔,便是鸡西市殡仪馆;正北方,与1组村民住房一墙之隔,是鸡西市北方制钢有限公司;东北方,与2组、3组村民居住区紧紧相连的是鸡西市北方热电有限公司

瓜果遭殃人患癌

朝阳村5组的村民姜长征告诉中国质量万里行:1986年,他在村子的西南侧山坡栽种了果树,附近还有自己的鱼塘每年的收入大约有7000元左右,日子过得相当不错但自从1988年在村子的西南山坡上有了垃圾场以后,他家的生活水平就逐年下降先是鱼塘受到垃圾污水的污染,导致鱼全部死亡,接着就是果林的减产、绝产

中国质量万里行在姜长征的果林地看到,垃圾场就位于西南方约200米、呈约45度角的斜坡上,果树没有开花的迹象,山坡下的鱼塘水面呈深褐色姜长征告诉中国质量万里行,这样的水,鸭子进去游几下都能被毒死

据姜长征反映,1995年,他曾得到过市环卫局38000元的赔偿当时工作人员还告诉他,以后这里不要养鱼了,如果再有损失,将不会再有赔偿了

姜长征的鱼养不成了,果树绝产了,全家3口人仅靠种几亩口粮田为生,现在的生活十分拮据

5组村民焦翠萍拿出自己种的“新疆15号苹果”果实干瘪个小,上面布满斑点她告诉中国质量万里行,全家8口人原本靠这些果树养家糊口,可现在果树大面积减产她们多次找到乡、区、市的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直到现在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4组村民姜兆英的家,距离垃圾场大约600米远她气愤地告诉中国质量万里行:一年四季有三季生活苦不堪言春天随着温度的升高,冰雪融化,垃圾堆上的雪水顺着山势冲到家门口,恶臭难闻;夏天雨水大,顺着山坡下来的水都是绿色的,蚊蝇如下雨一般飞落,恶臭的气味使得天气再热也不敢开窗,村民家里的井水都有腥臭味;到了秋天更是难过,秋风大,刮得垃圾满天飞,很多村民患了癌症

中国质量万里行在5组村民王贵的家里看到,66岁的王老汉患直肠癌,3年前的手术治疗中,医生在他的小腹上做了造瘘手术,现在家中养病站在王老汉的家中,透过窗户就能看到西南侧巨大的垃圾场,随着风向的变化,可以闻到一阵阵垃圾腐烂的恶臭味

通过采访中国质量万里行了解到,2008年,39岁的温宝成死于肺癌,51岁的关庆祥死于骨癌,村民薛永军38岁的妻子死于肺癌;2007年,37岁的王道勤因患肝癌死亡;2006年,65岁的马明权死于肝癌,38岁的张玉春死于肺癌……据不完全统计,朝阳村在6年之中,就有25人死于各种癌症其中,肺癌11人,肝癌5人,肠癌2人,骨癌3人,膀胱癌2人,喉癌2人另外还有几个已经诊断出癌症的病人

朝阳村地域性的癌患群发,与当地环境污染有无直接关系需要有关方面的进一步证实,但一个仅有3700多人的村庄里,竟有如此多的癌症患者,这种现象在其他地方恐怕并不多见

昔日辉煌何处寻

在朝阳村委会,中国质量万里行见到了村党支部书记宋华他告诉中国质量万里行,村子西南方的垃圾场是1988年市里建设的垃圾处理厂始建初时,还将垃圾进行焚烧处理,对村子的影响不是太大但是,一年多后,这种简单的处理也不做了,并将设备拆卸运走从那时开始,运来的垃圾就直接堆放在山沟里,日积月累,年复一年,现在垃圾已经比山高了,产生的沼气、污水已经严重影响村民们的正常生产和生活,甚至是生命的安全另外,周围的热电厂、钢厂、殡仪馆对村里的生存环境也构成很大的影响村民因此不断上访,村委会也多次向市里打报告,但问题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处理

宋书记介绍说,朝阳村在1992年前全村人均收入2310元,而且村委会有自己的三层办公楼,这在鸡西市的农村是不多见的只因这个垃圾污染源,对粮食作物、果树及养殖业带来巨大的损失,直接降低了农民的收入,近几年来村民人均收入降到了1200元;水及污浊的空气还造成了许多村民身体患病,导致朝阳村由富裕村庄演变成现在落败的局面原来朝阳村所种的蔬菜和水果拿出去都能卖个好价钱,可现在种出来的农作物没人敢买,都说是垃圾堆里种出来的,白给都没人要

偏激维权未见效

当中国质量万里行询问当地政府对态度时,村民们异口同声地反映,想见领导太难了我们的乡长和村民代表也曾去市政府,苦等好久,刚开门就说研究完了,等消息吧为能解决问题,村民也曾采取过激行动,封堵运垃圾的道路政府虽然出面,但还是敷衍,不是让等7天就是15天就这样,村民们堵了6次,最后盼来的不是解难的政府领导人而荷枪实弹的公安警察

“连最低生活保障和健康保障都没有,让我们怎么活啊”

“我们什么也不要,那怕能让我们呼吸新鲜的空气、喝上放心的水也行啊”

“我们老了,无所谓了,但是不能让孩子和我们一样啊”

“我们只想好好地活着,这难道都不行吗”

村民们围着中国质量万里行,七嘴八舌发汇着心中的民愤怒,企盼着相关政府部门能早日为他们解危救困

污染企业花小钱

据了解,2007年5月28日,鸡西市北方热电有限公司曾与朝阳村协签署一纸协议,原文如下:

鸡西北方热电有限公司(甲方)就烟气粉尘排放污染朝阳村(乙方)问题进行协商,双方就有关事宜达成如下协议:

1、甲方愿意一次性补偿乙方以前年度至2007年12月31日前的环境污染费2万元

2、乙方对甲方支付的2万元补偿款,乙方自行办理对村民的补偿,如在办理过程中出现任何问题,由乙方自行解决,甲方均不负责

3、随着甲方逐年对环保的治理,目前烟气排放已基本达到环保要求,甲方以后将不再对乙方予以补偿

北方热电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田雨在协议上签字

在该协议书的边上,还写着“市环保局宋玉杰”的字样

然而,这份协议没能生效,原因是村委会主任认为污染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了协议中赔偿的2万元

在中国质量万里行的调查中,还得知鸡西市殡仪馆与朝阳村在2003年1月14日也有一纸就污染环境的赔偿协议,其内容如下:

朝阳村委会(甲方)与市殡仪馆管理所(乙方)于2003年1月14日双方共同协商研究,达成如下协议:

一、殡仪馆管理所每年付给朝阳村土地污染费6000元

二、交款时间在每年的1月20日前一次性付给甲方当年污染费

三、以上达成协议后,村民再不能为上述事宜找乙方和市政府以及上机关告状,如出现此事,甲方负责处理

四、经双方协商达成协议,共同遵守

甲、乙方在协议的下端都有签字、盖章

看来,这些企业也知道自己有问题,想花点小钱就将问题掩盖过去,可是朝阳村有3720人,人均补偿微乎其微

垃圾堆里秀生态

更具戏剧性与讽刺意味的一幕是,中国质量万里行在朝阳村看到了立在村口路旁的“生态家园示范村”字样的石碑据朝阳村党支部书记宋华介绍,“生态家园示范村”是在2007年由黑龙江省政府和黑龙江省农科院联合评出以下是“鸡西市生态示范村和环境优美村标准”,请读者一览(见页左下表)

据宋书记介绍,该村只有14、15、20这三项基本符合标准,其余差距都很大这样一个村,是如何成为生态家园示范村的呢恐怕只有立碑者自己心知肚明了

垃圾处理造新堆

据宋书记介绍,鸡西市新建了一个垃圾处理厂中国质量万里行来到距离“垃圾山”不远处的鸡东县境内的宝川垃圾处理厂蓝颜色的车间式房子,是宝川生活垃圾处理区,院内干干净净,如果不是看到门口垃圾处理区的文字,丝毫看不出这个地方与垃圾有什么关系,厂门紧锁,见不到一个人影不远处黄色的办公楼显得格外醒目,也是干干净净,大门紧闭

沿着上山的路继续前行,是一个四周用铁丝围起来的“大坑”中国质量万里行看到,一辆车牌号码为环卫00001的垃圾运输车正在往“大坑”里卸垃圾车到之处,垃圾堆上成群的乌鸦四处飞散,盘旋着又落回原处,这里显然成了它们的乐园

据当地村民反映,这里原来也是一个山沟,他们(政府)把上面的植物铲掉就形成了现在的宝川垃圾处理厂

据有关资料显示,宝川垃圾处理厂总投资1.54亿元,为鸡西市2008年重点推进项目,项目进度为在建

既然在建,为什么现在就投入使用呢垃圾处理厂门口的两个空房子又是给谁看呢而且,所有垃圾也没见分类,现场也没有工作人员,长此以往,恐怕第二个“垃圾山”又要诞生了

何时能走出癌症笼罩的阴影何时能呼吸到清新的空气何时能喝到干净的自来水何时能看到蓝天白云何时能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再次致富……

朝阳村的村民仍在苦苦期盼着

张倩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