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丰台信息网 > 游戏

至尊透视眼 第659章 趁人之危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9:47

至尊透视眼 第659章 趁人之危

谭金发向来不是孬种,而且苏哲早之前就跟他有过节,这时候还想将袁诗涵带走,要是他不阻止,那面子就丢光了。

“将他给我拦下来!”

一声令下,正在喝酒的两个人站起来挡在苏哲的面前。

苏哲沉声道:“最好给我让开,不然断手断脚,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小子你找死!”

对方一拳挥过来,苏哲身体侧上来,一个回旋踢把人给踢到角落。没等另外一个人出手,苏哲直接把他送到旁边的沙发。

“谭金发,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在诗涵身上下药,不然我们的帐就真的要好好算一下了。不然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姓赵的近来在做什么,只要惹恼我,我不介意进去掺一脚。到时我玉为玉碎,不为瓦全,大家搂着一起死好了。”

谭金发怒道:“姓苏的,不要以为人人都怕你就可以肆意妄为。别人怕你,我谭金发一点都不怕你。之前让你嚣张那是做给你看的,既然敬酒不好非要喝罚酒

,等下你走出这个门口,以后发生任何事情,那就不要怪我了。”

“那你的罚酒尽管斟过来,有多少我接多少。”

谭金发眼睁睁的看着苏哲抱袁诗涵离开,气得他一脚将包厢里的凳子全部踢翻。下午在西星场口还说过暂时不与苏哲发生冲突,如今苏哲都欺负到他的头上,不可能再忍了。

“你等着受死吧!”

袁诗涵的身上变得越来越热,她这个情况无疑是被谭金发下了药。

“畜生!”

苏哲怒骂道,要是他今晚不是正好开车经过金融大学,没停那么一会,袁诗涵就要遭到谭金发毒手。

事后就算袁诗涵清醒过来,可是谭金发家族背景摆在那里,她就算想控告都没有。而且女人遭受到那样的事情,即使真能够将谭金发绳之于法,身心已经受到伤害了。

将袁诗涵放到坐位,苏哲拍着她发烫的脸说道:“诗涵你觉得怎样?”

袁诗涵只会傻笑,一边扯着衣服说道:“苏哲你怎么来了,我现在在哪里――怎么觉得这么热,你有没有开空调。”

“你先忍一下,我送你去医院。”

“去医院干什么,我不要去医院,我要继续喝酒。我们这么久没见了,你去买酒,我们回家再继续喝。”

袁诗涵头脑清醒,可是药力发作和酒精上脑,早就忘堕天使那件事。

“先别喝了,你被谭金发下了药,我送你去医院。”

袁诗涵不再说话,突然翻过身坐在苏哲的大腿上,嘴唇主动的凑过来索吻。一只手不断的扯着自己的衣服,另外一只手在摸苏哲的皮带。

炎热的夏天,袁诗涵原本就没穿什么衣服,再加上今晚是出来喝酒,又稍微打扮一下。药力发作压在身上,苏哲根本就控制不住这样的诱惑。

“不要去医院,我们去开房。”

袁诗涵一边对苏哲索吻,嘴不断的说着,“你给我,我快忍不住了,身体好热,我们不要去医院。”

带着呻吟的声音传到耳边,苏哲往前面一栋酒店看了一眼,深呼吸一口气抱着袁诗涵往那边过去。

一进入房间袁诗涵在苏哲不控制她的后,行为更加大胆。把苏哲推到床上,袁诗涵将外衣脱下来。

白色的内衣一下子涌现在苏哲的眼前,袁诗涵伸手到后面解开扣子,内衣就掉下来。

“诗涵,你醒一醒。”

袁诗涵压在苏哲的身上,在耳边说道:“我知道你是谁,我知道自己这时候在做什么事。不要拒绝我,这么久没你,我既是想你又恨你......就让我放肆这一回,让我......”

苏哲很想控制自己欲望,可是之前对袁诗涵就有意思,又碰到这种情况。在这样的诱惑之下,袁诗涵又如此主动,苏哲知道自己要做一次小人趁虚而入。

袁诗涵脱下裤子,身上仅有最后一块遮羞布。带着酒意迷离的眼神,身上每一寸肌肤都让人欲罢不能。

苏哲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上。

就是当小人也认了。

三两下将身上的衣服脱掉,苏哲看着在身上的袁诗涵轻声说:“你很美。”

坚挺的部分顺着湿润缓缓进去,苏哲看到袁诗涵咬着唇眉头紧皱着,稍微用力突破进去。

一场本不该上演的大战结束后,药力过后袁诗涵枕在苏哲的怀里沉沉入睡。

苏哲睡不着,他原本是去救人,可现在却变成自己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出来。袁诗涵之前说话是很清醒,可是到底是被药力所致,谁知道等会醒过来会怎样。

暗叹一声,苏哲将袁诗涵拥紧一点,给夏珂她们发条信息后沉沉入睡。

袁诗涵醒来很早,酒精过后,药效也过了,还没到六点钟就睁开眼。

身体动了下,发现自己抱着一个人东西,看清后是个人,猛得一下坐起来。

受到这样大幅度的动作,苏哲也醒了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把我怎么样了!”

袁诗涵拉着被子连忙缩到墙角处,身体在发抖。身上没有任何衣物,下腹疼痛,地上丢满衣服,不用问都知道发生什么事。

苏哲坐起来保持镇定道:“你仔细想一下昨晚的事情有没有印象。该发生的关系我们都发生了,但这是因为你被谭金发下了药,我把你从酒吧里带出来,然后就这样子了......”

如果袁诗涵记不起来,苏哲再怎么解释都没用。

袁诗涵感到头疼不已,拍拍额头努力让自己回想昨晚的事情。

她记得是跟谭金发去参加一个什么生日酒会,到了那里就开始喝酒。她并不想喝的,可是碍不过面子就软抿一口,接着就开始喝很多了。

模糊中记得苏哲进来过,然后记得自己跟他说了什么。

好一会袁诗涵摇摇头回想起跟他说的话,发抖的身体却稍微平静下来。

是的,他们之间发生了关系,而且还是自己诱惑他的。虽然那会自己是因为被谭金发下了药才会做出那样的行为,可发生关系是事实。

袁诗涵扯着头发,措手无撤。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服务预约挂号平台
沈阳脑康中医院口碑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预约
沈阳脑康中医院口碑咋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怎么样贵不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