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丰台信息网 > 星座

绝地墓师 第44章 别离 ,上轩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2:41

绝地墓师 第44章 别离 ,上轩

说好要跑路,可胡家兄弟跟曹旭都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主子脱了外袍爬上被窝睡觉。

想了下,曹旭还是带了胡家兄弟将宅子里的一些东西收起,他自己又出门买了马车..

次日凌晨。

卫惜朝一起床就看到了已经准备完全的三人。

“有进步啊”卫惜朝这句话莫名让三人心里一塞,尼玛,自从跟了这个主子后忽然发现自己的智商每天都在长高!

从此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智商了~~

“公子,一切都打理好了,您的书画等物也已收好,还有这五盆花草.....”

曹旭在等着卫惜朝自己拿主意。

“自然是要带着的,也不占什么地方”

卫惜朝淡淡说道。

“我就知道公子舍不得它们,不过今日一早我发现隔壁容姑娘那儿大门紧闭,而且她的那些花草都不见了,似乎...”曹旭欲言又止。

“走了”卫惜朝轻轻补上一句,接着走到那盆文竹旁边,将下面的一封信笺抽出来。

娟秀的笔迹,没有署名。

打开一看。

——曾有人与我说过,人与人相遇也需要缘分,而我们之间的缘分就叫做邻居吧,卫央,青水村很好,青兽山也很好,你...也很好,再见。

没有前因后果,没有任何约定,就只能如此只言片语。

如此分离。

再也不相见。

卫惜朝蔚然一叹。

“不擅说谎,亦不喜说谎,又不肯直言,看来是不想给我添麻烦,而且这个麻烦还不小”

必然是不想走而不得不走的咯?

因为某些人来了。

刚好上门的韩苏两人对上卫惜朝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不由心里一突。

韩苏开口:“卫公子是要走了?不考虑跟我们一起么?”

“不了,我从来不喜欢将自己的命托付于他人手中”

这话可真不客气的。

可他们都习惯了卫惜朝的风格。

对你笑容满面,温柔无比,那才是真正的危险。

韩苏微微苦笑:“那就只能预祝公子一路顺风了”

他也不问卫惜朝接下来的行程,因为不合适。

“恐怕很难顺风了”卫惜朝手指捞起那盆文竹,后面三人跟着捧起其他四盆花草。

“你们带走了我的好邻居,我的心不顺,又如何能顺风呢...”

“不过我想...任何分离都是为了相逢而生”

“三位,后会有期”

卫惜朝的马车消失眼前。

许亦清挠挠头,对韩苏问:“怎么办,卫大哥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是我们通知人来接走容姑娘...”

“自然是知道的”韩苏幽幽一叹,“也许一开始就知道我们来这里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容姑娘,轩来晚那边....罢了,我们走吧”

韩苏也看出来了,这个容姑娘跟卫公子之间关系十分不错,否则前者不会那样妥协,后者也不至于这样表态。

但是总觉得对方最后一句话有些怪。

“难道,他也要去上轩?”

两人面面相觑。

那不是送上门去让刘家对付嘛!

不,就是因为逆向而去,刘家才想不到这个人竟然胆大到这个地步!

韩苏暗想...真的是因为这个缘故?

半个月后,江南上轩,风雅云龙之地,坐落平原,倚靠青环溧水,江南烟雨风情,亭台楼词小调,这是最具江南郡隐约气质的城池,纵然不是最强大的,可却是最特殊的一个。

城门长年大开,不设一兵一卒,街道之上无城将,商铺楼阁井然有序,庞然繁华。

楼阁七层,高塔一座座,亭台悬湖,街道如接龙,车马云集,强者如云。

“公子,这上轩可真是奇怪极了,怎的一个兵将也没有,要知道在青柳那地儿镇内都有人巡察呢”

一辆马车,三匹马拉着,两个年轻武夫骑着马,一个中年管家当车夫,车内必然有一个主子。

这是很普通的规格,满大街都是这样的公子管家保镖团体,又深藏不露的世家贵子,也有不开眼界的普通富豪子弟,更有穷装逼的文人墨客。

在你显露真容真本事真资本之前,谁也不会轻易给你下定论。

而胡山眼睛尽可能克制得不落在那些走过路过的强者。

到处都是化者境中天位,大天位、

还有很多都是临兵境的吧。

真可怕,临兵境好像随处可见。

可没有一个人来管理秩序。

胡山终于还是忍不住朝帘子内的卫惜朝询问了之前那个问题,后者传出声来:“所谓不设防,无非两种可能,一是心宽,以为别人无心,二是力强,笃定别人不敢,你们觉得是哪种?”

自然是第二种。

曹旭三人不由凛然,这上轩城的统治阶级这么强大?

那为何上轩在七城里面排名不靠前。

他们没来得及再问。

“前面停吧”

卫惜朝一句话,马车就停在了一家不小的酒楼前面。

曹旭抬头一看,店名:轩来晚。

两边漆红柱子上简简单单各四字悬挂。

——上轩停客,居来可晚

字体很细长秀丽,骨骼风雅。

乍一看起来有些奇怪,不似对联不似歌词。

就八个字,不对韵不对调的。

但是看第二遍,嘴里念一遍,又觉得很有韵味。

比如

绝地墓师  第44章 别离 ,上轩

“上轩停客,居来可晚,晚可来居,客停轩上,”

撩起帘子下车的卫惜朝看了这柱子上的挂匾,便是轻轻一笑:“只要是来上轩的客人都可留宿,不管多晚都能停留,但凡停留,都是上轩城的客人...好厉害的店词,这家店来头不小,咱们没挑错地儿”

这话让刚上前迎来的楼倌眼睛一亮,不自觉打量了下卫惜朝。

月白儒服,腰间青带,面容俊秀,身姿清雅,干干净净的。

虽然不是绝顶的贵气,却别有一种让人看不透道不明如沐春风的感觉。

一双眼尤其深邃难测。

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衣着也不是很华贵,可绝对不是普通人。

担得起公子气度。

但凡大酒楼等地方的楼倌迎来送往,不知道见过多少人,眼界惊人,看人很有一套,通过卫惜朝的言语跟面容气度就判断了他不是普通人,便是露出了笑容,摆出了恭敬的姿态:“公子好眼力,我们轩来晚的确不惧一些杂人杂事,但凡入客我店,都是朋友,只顾安然与风月,不必担忧受到不必要的惊扰”

这话诸多暗示跟明示。

卫惜朝只轻轻一笑,“那么,入住需要什么条件呢?”

“公子聪明,请这边来”

一般人都是楼倌先设条件才准入内的,便是看人看物探心,可第一关卫惜朝已经跳过了。

楼倌直接领了人往那大开的偌大厅堂走。

一进门卫惜朝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强烈气息。

元力涌动的气息。

厅很大,至少百亩面积,却只有九根粗大的红柱支撑。

其余空间显得空旷,有一边桌椅间隔很大,似乎是包厢,有一边桌椅比较密集,也比较多,似乎是比较公众的地方。

一盆一盆盛开艳丽的花草,天花板上刻着华美的壁画,垂挂清新明丽的满天星等藤蔓植物。

厅中地面还隔了几条纤细清流,仿若小溪,玉石封底清晰可见。

华贵,清雅,尊荣。

卫惜朝心中略叹息,如果不是他的记忆里有前世的辉煌登顶垫底,这一世也见过苍梧卫家的恢弘,恐怕也会被这样的一幕惊得走不动路吧。

楼倌在观察卫惜朝,看到这人神色淡淡,眼神也平静,不由更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含金量,于是一路上开始细致又和煦得主动攀谈...

说着说着就带到了中央柜台...

那掌柜老者手指下残影飘飞,也不看人,只说道:“要入轩来晚,三种方式,一,身份,二,实力,三,才情。”

“第一身份最庞统,可以尊贵,至少也要十里城前十世家核心成员或是子弟,也可以蕴含某些特殊存在价值,这点由我轩来晚评定,不由你自己说了算”

“第二实力最直接,那边有影壁,自己测力测速测年纪,不足十八者,化者境大天位级为最低标准,足十八者,临兵境为最低标准,足三十,元士境为标准...”

“第三才情,诗书画乐舞,达满堂喝彩为标准”

够官方,够详细,够骇人吧!

曹旭三人心脏都打起了雷鼓,秉了一口气,齐刷刷看向自己的公子。话说,公子应该不满十八吧?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能刷卡吗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营业时间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可靠吗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在什么位置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地理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